<i id='5xebj'><div id='5xebj'><ins id='5xebj'></ins></div></i>
<i id='5xebj'></i>

<ins id='5xebj'></ins>

<fieldset id='5xebj'></fieldset>

<code id='5xebj'><strong id='5xebj'></strong></code>
  • <tr id='5xebj'><strong id='5xebj'></strong><small id='5xebj'></small><button id='5xebj'></button><li id='5xebj'><noscript id='5xebj'><big id='5xebj'></big><dt id='5xeb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xebj'><table id='5xebj'><blockquote id='5xebj'><tbody id='5xebj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xebj'></u><kbd id='5xebj'><kbd id='5xebj'></kbd></kbd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5xebj'><em id='5xebj'></em><td id='5xebj'><div id='5xebj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xebj'><big id='5xebj'><big id='5xebj'></big><legend id='5xebj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dl id='5xebj'></dl>
          <span id='5xebj'></span>

          1. 鬼魂在你身後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四虎最新github地址_四虎最新紧急更新地址_四虎最新紧急入口

            生病這件事讓人非常的討厭,不僅是生病的人很難受,照顧他的人,其實是更難受的,而這難受,卻又不能說。表妹上班的城市和我一樣,與老傢相隔瞭將近一千公裡,她又體弱多病,於是,我就承擔起瞭她父母的責任,隻要生病,就去照顧她。

            這丫頭是個不怎麼會照顧自己的人,今天又因為喝酒過多酒精中毒入院瞭,我也隻能是請假跑到醫院來陪她。我這人從來沒有因為自己的原因進過醫院,倒是不少次因為她而跑到醫院。

            我到醫院的時候她手術已經做完,也沒有什麼生命危險,所以我就和往常一樣,跑去搬瞭一個躺椅,拿著一張毯子來到瞭病房。

            坐在她的病床旁邊,不知道為什麼,我突然感覺有些冷,我轉過臉看瞭一眼墻角的空調,空調是關著的,這六月份居然還會冷。

            我起身走到窗邊,正準備關上窗戶,突然我感覺天靈蓋一麻,全身的寒意瞬間傳瞭出來,頓時就起瞭雞皮疙瘩。我趕緊的把窗戶關上回到躺椅上蓋上毛毯。

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表妹似乎是醒瞭過來,伸出手看樣子是想抓什麼東西,對於我這種經常照顧別人的人來說,這個反應我知道是什麼情況,我輕輕的拍瞭拍她說你胃出問題瞭,短時間之內別吃東西喝東西。

            哥你能別跟我媽一樣麼?表妹似乎很不服氣的說。我可和她嗎不一樣,她媽總是慣著她,我可不會,這可是關系到身體的事情,我可不能讓她出一點毛病。

            就在我準備說話的時候,突然病房的門打開瞭,我舅舅和我舅媽從外面跑瞭進來,看到瞭坐在床上還笑著的表妹,和我,馬上就跑過來詢問情況。

            我趕緊的說明瞭一下情況,說那丫頭自己一個人喝酒喝到酒精中毒。結果我想都能想到瞭,他們兩是不可能埋怨我表妹的,誰叫人傢是獨女呢。

            似乎是見到我累瞭,我舅舅表示他今晚上留下來守夜,叫我先回傢去。對於這個我還是很贊成的。

            在臨走的時候我和他們告瞭一下別杜雨你千萬要註意自己的身體,我先走瞭哈。舅舅舅媽我走瞭哈。舅舅和舅媽和普通道別一樣也沒多說什麼,就在這時,表妹突然說表哥你們兩個慢走哦。

            我突然愣瞭一下,我們兩個慢走,這是什麼意思?難道是這丫頭的惡作劇?算瞭,我現在著急回傢,也不管這些瞭。

            離開醫院之後,天色已經馬山就要黑瞭下來,突然間我感覺似乎有些孤獨瞭,這種感覺不是很好受,這種孤獨和隻有一個人的時候的那種孤獨不同,而是周圍全是人,依舊感覺到瞭孤獨。

            和平時沒有多大的區別,我來到小區外面的超市,買瞭一些零食,以及兩瓶酒,隨後我決定暫時不回傢,先去小區公園坐一會看看。不知道為什麼,我感覺到坐在公園裡要比我現在就回傢要好得多。

            過瞭一會之後,我坐在小區公園的長凳上,一邊吃著零食一邊喝著酒,同時抬起頭看著有些奇怪的天空。在我從小的教育和理解中,天空要麼是藍色的,要麼是白色的,要麼就是夜晚的黑色,但是這些年,我所看見的天空,卻變成瞭紅色,每當到瞭晚上,就變成瞭紅色。

            這時我也隻能感嘆一句光污染真的越來越嚴重瞭。我深吸瞭 一口氣,從長椅上站瞭起來,時間已經不早瞭,雖然我現在還不想回傢,但是明天還要上班,我必須趕回傢休息瞭。

            在我起身的一瞬間,一股冷風撲面而來,我感覺到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,身上的毛孔頓時就張開瞭,一根根寒毛直接就豎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這種感覺很奇怪,很像,很像是有什麼站在我的身後。想到這我不禁打瞭個哆嗦,這樣的事情可不是我這個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能想出來的,我記得建國後不許成精,我想也不許變鬼吧。

            我想是本能一般的拍瞭拍自己的衣服,隨後看瞭看自己傢的位置。的確感覺有些恐怖,難道是我傢裡進瞭什麼東西麼?想到這,我開始懷疑瞭起來,今天有種很不好的預感,很不想回傢,難道真的就是傢裡進瞭什麼東西?

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我的手機響瞭起來,我趕緊的拿出手機準備接聽電話,然而就在這時,通過屏幕的反光,我看到瞭身後好像是站著一個人。我愣瞭一下,沒有接電話,片刻之後迅速的轉過臉,可是卻什麼都沒有看到。

            我皺瞭皺眉頭,隨後接起瞭電話,喂,找誰?來電顯示並不認識,於是我直接問出瞭這句話。不過電話那頭並沒有回答我,甚至是沒有發出任何的一絲聲音。難道是惡作劇麼?想到這我掛掉瞭電話。然而就在我按下掛機鍵的同時,清晰的一句話傳進瞭我的耳朵裡我就在你身後!

            這個聲音非常的恐怖,就像是那些恐怖電影中的聲音一樣。我趕緊的掛斷電話,甩瞭甩腦袋,把心中沒必要的想法拋到一邊,隻當是一個神經病的惡作劇。

            然而就在這時,突然一隻手搭在瞭我的肩膀上,我下意識的轉身,可身後卻是什麼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我深吸瞭一口氣,朝著傢的方向走去,我想就算有什麼神經病在做弄我,我回傢還是要安全一些吧,不想回傢,應該是誰做弄我給我的潛意識。

            這樣想著,我來到瞭傢門口,拿出鑰匙插進門縫,將門給打開瞭,就在這時,我突然感覺到背後有一股力量推瞭我一把。我一個踉蹌就倒在瞭屋裡。

            當我回過神轉身看的時候,卻是什麼都沒有看見。我起身也沒太在意,直接走進瞭臥室,今天比較累,也懶得洗澡瞭,直接就倒在床上準備睡覺瞭。

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客廳裡有些聲音傳進瞭我的耳朵裡,很微弱,但是我聽的很清楚,就像是有人在唱歌一樣,不是唱歌,是唱戲。

            我不由的坐瞭起來,準備去看看情況,就在這時,聲音停瞭下來,我松瞭口氣,正準備躺下,卻是突然感覺到後背有什麼頂瞭我一下。當我轉過身的時候,赫然便是看見瞭一張毫無血色,滿是皺紋,就像在福爾馬林裡泡瞭幾十年的臉,還在沖我笑。

            ^"我嚇的坐瞭起來,我擦瞭擦額頭上的汗水,看瞭看身後,什麼東西沒有,我回想瞭一下,看瞭看時間。原來是個夢。我輕呼瞭一口氣,打開瞭臥室的所有燈,準備看一會書再睡,就在這時,我看到瞭床頭櫃上的一張紙條,我把紙條拿瞭起來,上面寫著我就在你身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