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1fvid'></ins>

    <i id='1fvid'><div id='1fvid'><ins id='1fvid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i id='1fvid'></i>
    <dl id='1fvid'></dl>

  1. <acronym id='1fvid'><em id='1fvid'></em><td id='1fvid'><div id='1fvi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fvid'><big id='1fvid'><big id='1fvid'></big><legend id='1fvi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2. <tr id='1fvid'><strong id='1fvid'></strong><small id='1fvid'></small><button id='1fvid'></button><li id='1fvid'><noscript id='1fvid'><big id='1fvid'></big><dt id='1fvi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fvid'><table id='1fvid'><blockquote id='1fvid'><tbody id='1fvi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fvid'></u><kbd id='1fvid'><kbd id='1fvid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1fvid'><strong id='1fvid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span id='1fvid'></span>
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1fvid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古樓遺屍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          • 来源:四虎最新github地址_四虎最新紧急更新地址_四虎最新紧急入口

            楔子
            凜冽的寒風翻打著他的衣角,掀起山坡上厚厚的落葉向他襲來,葉片打在臉上,涼颼颼的。
            冷,如冰入骨髓。
            冬日陰沉的天空,就像一張憂鬱的毫無笑容的臉,若隱若現之間流露出淡淡的哀傷,遠處灰蒙蒙的一片,就像一塊沒著顏色,鋪在死人身上的裹屍佈,極目望去,隱隱約約看到山巒起伏、怪石嶙峋。
            樹木雖覆蓋瞭整個山脈,卻早以失去瞭蒼翠負山野的情調,在風中搖搖欲墜,撲撲作響,仿佛是屹立在那裡死瞭幾百年的朽骨。
            這毫無生機的蕭索和孤獨的靜謐讓他想到瞭死亡,死亡就像一雙粗魯的手搬開瞭他的腦袋,將恐懼塞瞭進去。
            迷路已經五天瞭,面對重巒疊嶂、千峰萬壑的山地,他們卻如縛在蜘蛛網上的飛蛾束手無策。
            高山就像掙不開的枷鎖,把他們牢牢的禁錮在這裡。
            李寧飛站在山坡上,眺望像屏障一樣的群山,一臉茫然,不知如何是好。
            他仿佛看到一縷縷升騰的靈魂在山谷飄蕩,在向他招手,在對他笑。
            "我快累死瞭,寧飛啊!看瞭老半天,到底想到辦法沒有?我看,我們幹脆換個方向走吧?這破山、爛山怎麼看都一個樣。"
            夜雲龍打斷李寧飛的思緒來到山坡,滿懷心事的的影心跟在後面,看得出她可並沒有夜雲龍這麼樂觀。
            "沒有,"李寧飛打開手中的簡易地圖思索著說,"出口應該在附近的,就是找不到,或許真該換個方向試試,這山就像迷宮似的,我總覺得這個地方有問題,有點詭異,有點神秘!"
            "難道我們走進瞭傳說中的鬼林?"夜雲龍打瞭個冷戰,這個冷戰仿佛通過空氣傳給瞭兩人,"永遠走不出去的鬼林!"
            "別在這嚇人瞭!哪有這些東西。"李寧飛看瞭夜雲龍一眼,暗示他不要在影心面前說這些恐怖的話。一個女孩子,總是害怕這些東西,她們對鬼神有先天的過敏反映。
            但影心還是不可避免的嚇瞭一跳,一個膽小的女生聽到"鬼"這些詞語的時候比看到嗜血猛獸還害怕。
            不詳的預感始終梗在她心裡,女人的直覺告訴她,一定有什麼可怕的事正在悄無聲息的向他們走來。
            "不要擔心瞭,別聽他亂說,沒事的影心。"李寧飛拉著影心的手將她擁入懷中,那堅定冷靜的眼神讓她看到瞭希望。
            夜雲龍看著影心笑呵呵的點瞭點頭。
            影心感受到的是李寧飛火一樣的溫暖和另她沉迷的心跳,她眼睛濕潤瞭,像安慰孩子似的說:"你傻瞭,大傢都會沒事的!都怪我纏著你們帶我來,我是怕你們……"
            說著將李寧飛抱得更緊瞭。
            夜雲龍在一邊悄悄的嘆瞭口氣,他在想,他們真的能出去嗎?在這不見人煙的詭秘之地。
            "一定在的,"李寧飛看著手中的地圖念道,"可為什麼我們看不到呢?"